蓝雨的夏季

圈名夏季(ง •_•)ง【渣浪@孙翔的却邪_白露未晞】全职;小英雄;小排球;hsj团担痴汉大球和慧慧;青宇照实;河汉痴汉粉ヾ(´・ω・`)ノ

【双花】丢失的时光

*退役后设定,小学生作文
*本来想分上中下,结果根本找不出哪里可以拿来划分,结果就……全部……弄完了(
*he he he相信我不心脏[doge/]有空大概会开后续的脑洞?_(:3」∠)_
*喜欢的话就请评论嘛好想看评论_(:3」∠)_评论一定会一条条回复!(你



“张佳乐,磨磨蹭蹭的干嘛呢!没事就赶紧的,别让客人等着!”

“来了来了!”

张佳乐退役五年了,现在是一名咖啡店员工。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张佳乐。”

张佳乐抬起头,看着熟悉的面庞,愣住了。


五年前,荣耀联盟第十二赛季,张佳乐还是没有撑到十三赛季,赶在十二赛季夏休期退役了。

面对记者会上的问题,他也只是如往常一样笑笑:“该回家了。”

他这么说着。

大家都以为张佳乐这是担心家里父母了,大概也是想尽孝心而回家赡养父母吧。可是少有人知道张佳乐也算半个为了荣耀离家出走的人。

——是时候该回去了吧。

离家在外十几年,说到底张佳乐心里还是有不安,自责的,毕竟还是对不住父母。他们把自己拉扯到这么大,结果自己到一声不吭离家出走。幸好后来张家父母承认了儿子的这番不太让自己接受的事业,一家三口关系才渐渐好了起来。

然后在回家的前一晚,张佳乐叫上一群人也不管台上是否是对手,就这样在餐厅大吃大喝了一顿,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下午才拖着行李箱踏上回家的路。

那天有很多人来送他。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方锐,叶修,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唯独没有孙哲平。

那天,也没有谁提起孙哲平。

然后张佳乐回家了,接着就开始找新工作。无奈没有上过大学,工作不好找。而张佳乐有点孩子气的性格,适合的工作就更少了,最后好不容易才在亲戚的帮忙下来到这个咖啡店打工。

张佳乐每天都尽力做好每一件事,可最开始还是少不了挨骂——盘子碎了,咖啡倒漏了,餐具放错了等等。

电竞选手精致的手也在不知不觉间长上了硬硬的老茧,有时还硌得生疼。

张佳乐也在渐渐习惯这一切。上网的时间减少了,不再像从前那样没日没夜泡网上打荣耀,但是书桌抽屉里繁花血景的手办他还是没舍得扔掉。

张佳乐觉得自己该放下些什么,可是拉开抽屉,心脏的跳动就会加快,怎样也控制不下来。

一本封面有些卷曲的杂志静静地躺在繁花血景的手办之下——那是电竞之家的第一本特辑,里面有孙哲平和张佳乐的第一次采访。

他还记得那时候他和孙哲平两个人在拜访头一天都激动得睡不着,第二天早上挑选衣服打理造型又花了一两个小时。面对镜头的张佳乐忸怩不安,孙哲平却很快进入角色,之后还安慰着紧张的张佳乐。

采访的最后,张佳乐和孙哲平有了一起的第一张合照。张佳乐比了一个大大的“V”,艰难地垫着脚将胳膊肘环住孙哲平的脖子,于是大“V”就这样俏皮的立在孙哲平的下巴上。


张佳乐本来觉得没了孙哲平的自己不会有什么不同,生活还是照样过,荣耀还是一样打。

但是现在,张佳乐觉得,没了孙哲平的自己,简直什么都不是。

没了落花狼藉的繁花血景,不是完整的繁花血景。

没了孙哲平的张佳乐,不是完整的张佳乐。

然后现在,张佳乐觉得,自己开始变得完整了。


“……张佳乐?张副队?乐乐?”坐在椅子上的人抬起头疑惑地看着面前站着愣了半天的服务生。

“呃……呃!?”张佳乐好不容易回过神,“……大孙?”

他的语气透着不确定。

“是我。”曾经的那个男人,在消失了七年之后,带着熟悉的声音和表情,又重新站回到了张佳乐面前。

“你什么时候下班?”孙哲平开口。

“还有两个小时的样子。”

“那好,我等你下班吧。”

“好。”

张佳乐第一次觉得两个小时如此漫长。终于在七点的钟声响过之后,张佳乐迫不及待换好衣服,拉着孙哲平往外走。

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冬日的寒风吹过脸庞,就真的如刀片划过一样。张佳乐下意识紧了紧围巾。

“大孙,你……这几年……”张佳乐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想要询问孙哲平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可又觉得他过得怎么样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吧。

况且,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资格知道。

“不太好。”孙哲平望着前面的马路,“本来我是想去找找新工作的,毕竟不能在义斩呆一辈子。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

张佳乐默默听着,孙哲平的感受他也明白。毕竟他们俩都只是高中文凭,现在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都难如上青天何况自己?

“这么想来,当初出来闯荡社会还真是个疯狂的决定。”

“……后悔吗?”张佳乐把下巴藏在围巾里,声音闷闷的。

“不后悔。”孙哲平斩钉截铁,“如果那时候没有义无反顾离开学校闯社会,说不定就不会遇上你了。”

他回头,正好对上张佳乐的眼睛。

张佳乐看着对方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孙哲平倒并不在意,继续着诉说:“后来我去网吧当过网管,但是网吧这地方太危险了,每时每刻都有人围着我,根本没法工作。后来我就去饭店当了一段时间的保安,反正只要做做样子,倒也挺轻松,但工资确实不高,你知道现在物价上涨飞快。后来我觉得,还不如就去网吧给别人打练习赛,有时候再帮忙刷刷本赚的多。”

张佳乐没想到孙哲平的经历竟然比自己还丰富得多,也是蛮不可思议的。藏在围巾下的嘴强忍着笑。

“想笑就尽管笑吧,我也觉得挺好玩的。”孙哲平伸手揉了揉张佳乐毛茸茸的脑袋:“有一次在网吧,有个人认出我来了,然后一直缠着我问咱俩的事情,还非让我给他讲咱俩的经历。”

“然后呢?你告诉他了?”

“有什么办法,不给他讲他就要大肆宣扬‘繁花血景的孙哲平在这里‘了。”

“没有坚强的意志力。”

“没轮到你来说我。”

张佳乐对着孙哲平做了个鬼脸,才恍然觉得两人丢失的那些时光,悄然回来了。


两个人就这么一句一句闲聊着,灯光闪耀的街道渐渐融入墨色的天际。张佳乐觉得,似乎不怎么冷了。

“这么几年也是难为你了。”孙哲平借着鹅黄色的灯光,勉强能看清张佳乐微微发红的鼻尖。

“不为难不为难,十二赛季霸图冠军我老开心了。”张佳乐摇了摇毛茸茸的脑袋一本正经地说。

“你是小孩子吗。”孙哲平觉得,即使已经过了七年,张佳乐大叔级的年龄之下藏着一颗……赤子童心。

“想想看,最初的目标不就是冠军吗。从百花开始的那年夏天,到十二赛季。”孙哲平突然感慨起来,他想了想,张佳乐意思意思拿了一个世邀赛冠军,又拿了十二赛季联赛冠军,可自己好像一个冠军也没得到过,不免还有些嫉妒了。

“其实吧,有时候我也会想,拿冠军真的这么重要吗?”张佳乐忽然停住了脚步,微微抬头看着天空,“每个拼搏在这世界上的人,都为了梦想活着,我一直觉得我的梦想就是冠军,联赛冠军,世界冠军……可是后来,我发现夺冠其实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孙哲平回过头来看着张佳乐,温暖灯光下的他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暖黄色,朦朦胧胧中,眼神却透亮。

“总是追求着冠军,大概会放跑很多难忘的事情吧。”他这么总结着。

“但是……总觉得不甘心。”

张佳乐的眼神暗淡了那么一下,转瞬即逝。

“明明说好了两个人一起拿冠军,然后让繁花血景一直并肩成为最佳搭档……”

“别自责了,没实现都怪我。”孙哲平看着张佳乐,那透亮眼神里掩藏的一丝自责,让自己也不免跟着心疼起来了。

“繁花血景是两个人的故事,没拿冠军是个遗憾,但是落花狼藉,会一直和百花缭乱并肩。”孙哲平突然伸出双手,将张佳乐拥入怀中。他拍了拍张佳乐僵硬的后背,知道感受到对方的脑袋蹭到自己脖颈,才接着说:“我想,我们也一样。这几年我也想了很多,原本觉着咱们都应该只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但是某天才恍然,没了你的我,根本啥也干不了。”

“张佳乐,我喜欢你。咱们在一起吧。这次,我不会再离开了。”

孙哲平这么说着,松开了手。张佳乐却没有抬头。

孙哲平心想糟糕,是不是吓着这家伙了?

“不愿意的话……也没……”

“我也觉得……没了孙哲平的张佳乐……他妈的啥都不是!”张佳乐突然开口打断对方未完的话语。

“孙哲平,我也喜欢你。”

他抬起头,用无比认真的眼神看着他。




张佳乐退役那天,百花缭乱被送回了百花。他终于还是和落花狼藉并肩,开始下一段故事。

繁花血景是两个人的故事,落花狼藉会一直陪伴在百花缭乱的身边。

而那曾叱咤联盟的双花,也是两个人的故事。

孙哲平会一直守护在张佳乐的身旁。

—END—

评论
热度(15)
© 蓝雨的夏季 | Powered by LOFTER